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040章 惊人的发现
    进了房间,李跃冰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床上粉嫩的小萝莉,而是正趴在房门旁边的一条白毛的小狗。

     也许是因为好几天没有进食的缘故,小狗有些瘦弱,但是精神却很好,看到有人进来后,立刻便暴躁的叫了起来,甚至还想着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 吴老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小狗的举动,快速的关上了门,小狗砰的一声撞到了门上,疼的又哼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床上被吵醒的小萝莉已经睁开了眼睛,脸色红润,不像是生病了的样子,眼睛却没有什么神采,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小萝莉嘟着嘴,柔柔弱弱的叫了一句,伸出手臂想要怀抱。

     吴老连忙走过去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小狗也已经发现了李跃冰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它的眼睛里冒出惊恐的情绪,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好几步,一直退到了墙角,狗嘴里还在呜呜呜的低吼着,旋即低下狗头,老实的趴在了地上,一副任君采拮的无奈模样。

     李跃冰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 陆名和东方木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一直在看着小狗的状态,不禁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吴老也很是惊讶的说道:“这条小狗的脾气一直很暴躁,今天这么老实还是头一次呢,要是前两天,遇到陌生人,早凶狠的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陆名也是问道:“小兄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李跃冰没有回应,而是走到小狗身前蹲下,轻声说了句:“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 小狗很老实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 小狗很老实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“想不想吃狗粮?”

     小狗似乎犹豫了一下,旋即很是坚定的摇了摇狗头。

     “没事的,不要害怕,也不要有什么顾忌,既然我来了,就会想办法治好你。”

     小狗猛的抬头,小尾巴也是激动的甩起来。

     李跃冰拍了拍它的脑袋,这才站起来,看着身后几个人瞪大的眼睛,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大问题,它只不过是有些抑郁,我陪它说说话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这种奇葩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 很难让人相信,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却又不得不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 “你还真的能读懂宠物的心思啊?”东方木作为中文系的系主任,自然是博览群书,也听说过很多能与动物交流的奇人异事,这一次亲眼见到,还是觉得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 “小兄弟真厉害。”陆名也是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 小萝莉又沉沉的睡了过去,吴老帮她掖好被子之后,脚步轻轻的走过来,老花镜下的眼睛里满是惊喜:“这样就好了?”

     “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可能要在这里呆一会。”李跃冰直视着吴老的眼睛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 吴老能成为掌权者,也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,李跃冰眼睛里的某种奇怪的情绪还是被他发现了,不禁微微一愣,然后点头说道:“好好好,小兄弟想在这里呆多久就呆多久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李跃冰谢过,又看向那个小狗,不容置疑的说了句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小狗连忙晃悠着屁股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一群人下了楼。

     “我和它单独沟通下感情哈。”李跃冰说道,然后在吴老的准许下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 “大千世界,当真是无奇不有啊。”在客厅里坐下,陆名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 “李跃冰这小子,可不止你想象中的这点本事,有趣着呢……陆名,你回去,可要管好你那个儿子啊。”东方木笑吟吟的说着,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陆名一愣,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了一样。

     吴老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忽然跑出了客厅,然后提着一只威风凛凛的金刚鹦鹉回来了,笑着对看过来的东方木和陆名说道:“我养着的这只傻鸟这两天也有点小毛病,正好让他一起看看。”

     一听这话,两个人立刻放弃了话题,也一同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书房的门已经被关上了,听不到里面的声音,吴老轻轻的敲了敲门,等李跃冰出来之后,连忙将鸟笼递到他的眼前,好奇的说道:“来来来,小兄弟,帮我看看这只傻鸟吧。”

     李跃冰愣住。

     金刚鹦鹉也一脸惊奇的看着李跃冰。

     一人一鸟大眼瞪着小眼。

     如果鸟儿会说话,对话应该是这样的——

     金刚鹦鹉:你瞅啥?

     李跃冰:瞅你咋地?

     金刚鹦鹉:你再瞅一个试试?

     李跃冰:试试就试试。

     金刚鹦鹉:信不信我揍你?

     李跃冰:你先出笼子好吗?

     金刚鹦鹉开始在笼子里翻江倒海,表达出了对李跃冰的抗议和不满。

     李跃冰有些无语的对吴老说道:“那个,我只能看懂哺乳类动物的情绪,这只鹦鹉嘛,恕我无能为力……”

     吴老对此毫不在意:“没事没事,你继续去和小狗说话吧……”

     李跃冰点了点头,回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 过了不久,东方木和陆名两个人各有事情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 陆名敲开了书房的门:“小兄弟,我先回去了,你有事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李跃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东方木也一本正经的取笑道:“你啊,以后可不要翘课太多,要不然其他学生会觉得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 李跃冰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又随便的闲聊了几句,陆名和东方木两人一起走出了吴老的院子。

     陆名疑惑纷纷的问道:“东方教授,陆川那小子是不是真的在学校里惹事了?”

     东方木笑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陆名怒声道:“那小混蛋,仗着自己学了几年跆拳道,有时候连我的话都不听,他是不是又欺负别的同学了?”

 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东方木忍不住说道,“是别的同学欺负他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陆名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,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东方木笑道:“欺负他的人是李跃冰。”

     陆名呆住,连方言都冒出来了:“啥子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两人前脚刚走,吴老就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,心事重重的看着李跃冰,说道:“小兄弟,现在没有其他人了,能告诉我你真正的发现吗?”

     李跃冰也一脸慎重:“实不相瞒,小狗的血液里被注射了什么奇怪的液体,不仅会对小狗本身产生不好的影响,还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与它接触过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 他语出惊人:“有人想要害命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……